教学网» 实习微体验

小插曲

发布单位: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01-12 星期一       

小插曲

实习单位:新华社北京分社决策咨询中心

单位实习老师:张冉 崔冠楠 焦旭锋等

实习指导老师:朱巍

实习渐渐进入倒数,却依旧每天忙碌着。

我所在的部门现在一共有5个实习生,每个人都承担着一部分重要的工作,任何一个人离职都会造成所负责工作的脱节,因而新老实习生交接是一个重要的事情。听说我们25号之后就不能来实习了,单位的老师又迅速地招来了两个实习生,想让我们多带她们几周。新来的两个实习生都是人大的研究生,其中一个本科还是复旦的,另外一个曾经在《时尚芭莎》实习过,她们的教育背景和实践经历都非常厉害。当时我心里想,和她们相比,我不过就是在这里实习的时间长了一点,成为了“熟练工”而已。

她们两个分别要交接我和另外一位同学的工作。我花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,非常认真地向其中一位实习生讲解了我负责的所有工作。但是在我讲的过程中,她在不断地叹气。我心里很疑惑,但并没有说什么。中午过后,这两位实习生相继以导师有事为理由回学校了。下午,组里的老师非常生气地告诉另外一位同学,交接她的那个实习生不会再来了。当时大家都很气愤,认为那个实习生太傲,复旦毕业的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却暗自庆幸交接我工作的那个实习生还比较负责任。

结果,晚上就收到了那个实习生告诉我她也实习不了的短信,虽然她在短信里态度很诚恳地说自己论文出了问题,我却依然很生气。既然承担不了这份工作,当初就不要来,白白浪费了自己和别人的时间。我一直也想不太明白为什么她们最后又都不来了。直到下一个实习生告诉了我答案,她说,我们的工作太繁琐、工作量太大,同样的工作量放到一些企业里,每天会有100以上的工资。

听了她的话,我想,一份实习的价值并不能用钱来衡量,一个人的价值也并不能用她的教育背景来衡量。你如果总是挑着容易的事情做,你可能一辈子也只能做这些。

版权所有:中国政法大学光明新闻传播学院|学校邮箱:cupl@cupl.edu.com|京公网安备:110402430029|建设维护:光明网